当前位置 > PUA顾问专栏 > 正文

真诚的与她进行交流(附带案例分析)

2014-06-18 17:28 来源:导师顾问
  尽管与所爱的人之间的真诚交流是有效益的,但这一过程并不像听起来那样 简单。真诚的交流需要让人分享我们的负性情感和一些关于我们自己的索然寡味的事情;这些事情会增加我们的脆弱性,而我们大多数人往往竭力避免自己的脆弱之处。即便对我们最爱的人也是如此。在现实关系中我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如果愿意,请想象下面的情节
  
  菲尔汉修和艾丽斯汉修正在洗餐具。他们与几位朋友共进晚哲.朋友们已经离开了,菲尔和艾丽斯正在打扫卫生。整个晚上,艾丽斯都像平常一样迷人、风趣、活泼。但平时为妻子的迷人而欣喜不已的菲尔,却感到受到了伤害并且有些恼火。看上去是因为在讨论一个问题时,艾丽斯没有赞同他的观点,而且站在了汤姆一边。而且一个晚上她对汤姆都表现出很多热情。事实上,她的所作所为可能被认为有些轻佻了。
  
  菲尔思认为:我太爱她了。我不希望看到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或许她对我已经失去了兴趣。上帝呀,如果她弃我而去,我该如何是好。难道她真的让汤姆给迷住了?但是,菲尔并不愿意让她与自己分享这种脆弱性,于是他说道:“今晚你肯定是在讨好汤姆。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一点。你是在干一件傻事”
  
  艾丽斯也很关心菲尔怎么想。她感到自己整个晚上的一些谈话很机智,特别 是在那个与问题有关的讨论中更是如此,而且她感到菲尔并不认可自己的那些富有智楚的见解。在他看来,我不过是一个乏味的家庭主妇。他很可能对我感到厌烦。
  
  对话如下:
  
  艾丽斯:我搞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仅仅因为我恰好在有关总统税收计划问題上不同意你的现点,你便大为恼大。汤姆与我现点一样。我认为自己是对的。
  
  菲尔:他跟你的观点一样!你在开玩笑吧?他还能怎么做呢?你几乎都 要坐到他的大腿上了。其他客人都感到很尴尬。
  
  艾丽斯(戏弄地说):嗨,菲尔,我猜你一定是吃醋了!
  
  菲尔:我没有吃醋!我真的根本不在乎。如果你要像荡妇那样,随你的便去。
  
  艾丽斯气愤地说:真是老古董。说起话来就像某些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人,天哪!你一向如此!
  
  菲尔冷冷地说:这恰恰说明你是多么地不了解我,别人认为我很新潮,甚 至有些时髦。
  
  艾丽斯讥讽道:是啊,我肯定你与办公室里的那些秘共们在一起时,总会给人良好的印象。
  
  菲尔:那是什么意思?

  
  艾丽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菲尔几次尝试着从她那里得到回应,但都没有 成功,于是他气冲冲地离开房间,砰地关上门。事情会如何进展呢?这是两个相爱的人。他们怎么会陷入这类恶语中伤的争吵之中呢?
  
  我们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人类具有使用某种高度复杂 的语言进行复杂的信息交流的独特能力。与其它动物之间的交流相比,人类之间交流的微妙的确令人敬畏。但是人们之间也常常会出现误解。而且这种误解甚至常常会发生在关系很亲密、相互很关心的人们之间。尽管上面的例子是假定的,但汉修夫妇之间的争吵却并非在现实中找不到踪影。作为顾问,我在试图去帮助调解那些混淆不淸、迂回曲折、误解重重的二人交往时,曾听到过上百例这样的对话。
  
  对菲尔和艾丽斯之间的争吵进行分析是比较容易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项重要的心事受到了威胁。而且都不能或者不愿意将这一心事坦率地讲清楚。就艾丽斯而言,她的重要心事似乎是自己的智力。她担心菲尔将自己看成傻瓜或者乏味的人。在这场争吵中,她内心的主要抱怨是,菲尔不认可自己在讨论那个问题时所表达的有说服力的观点,而菲尔则似乎在暗示,汤姆之所以注意她并且对她的观点感兴趣仅仅是因为色欲和调情。这一点伤害了她,威胁到了她的自尊心,令她愤怒。她没有将自己受到的伤害表露出来。她表达的只是愤怒,不是简单地发泄这种愤怒,而是反唇相讥,攻击菲尔不可理喻、无聊透顶。
  
  菲尔的重要心事源自不安全感。在喜欢艾丽斯活泼可爱的同时,他又似乎在 担心,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可能会失去男性的魅力。因此,他想当然地认为,艾丽斯与汤姆观点一致,就是站在汤姆的立场上反对自己,由于自身所具有的不安全感,他又将这一点与性含义联系在一起。当艾丽斯称他为“老古董”的时候,他似乎更多听到的是“老”,并且迅速地为自己的男子汉气质和性魅力辩护,而正在气头上的艾丽斯则不失时机地对他加以嘲讽。
  
  这类争吵在那些亲密地生活在一起的人们之间司空见惯。这些重要的感受和 心事的确存在,但是它们却并没有被公开地、真诚地加以讨论,而是逐步升级成为敌视,由此而加剧最初造成的伤害和不安全感。
  
  在美国社会,离婚率仍然很高,因而似乎有理由对这类现象产生的原因进行认真地探讨。将本应相互关心的人们之间的所有愤怒、分歧、伤害与敌视,都视为不良的或者不充分的交流的结果,是愚蠢的行为。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人们,在需要、价值、期望和目标方面往往存在冲突。这些冲突会导致压力和紧张,人们要么容忍,要么通过妥协、顺从或者断绝关系来消除这些压力和紧张。
  
  但是问题多半出在交流上。如果菲尔采取另外一种交流方式,情况又会如何呢?

    假定当时你处在菲尔的位置。此时艾丽斯:你所关心的人,走向你,并且用亳无资备不带偏见的腔调对你说:
  
  我对自己的智力(或者至少对人们在这个方面对我的看法)感到担心,你 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因此假如你承认我所讲的话是明智的或者是有价值 的,我会感到莫大的满足。当我们在某个重大的问題上意见不一致而你又出 言不逊并且对我不耐烦的时候,我的不安全感便会增加。今晚早些时候,在我们讨论那个问题时,如果你能够对我的一些看法和见解表示赞赏,我会感 到多么高兴呀。
  
  现在假定你是艾丽斯。菲尔用下面的方式谈起晚饭后的讨论:
  
  尽管根难启齿,我还是想和你谈一谈。我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搞的,今天晚上我真有点嫉妒。我感到不太好说的是:你和汤姆在看法上和行为 上似乎都有点亲密,我感到伤心孤独。近来我一直在担心自己己经人到中年。这种担心看起来有些愚蠢,但我已经走下坡路了,感到疲劳,肚子也大起来了。我需要得到一呰安慰。你觉得我还有魅力吗?假如你用今晚看汤姆的那种目光看我,我会多么喜欢呀。
  
  我猜想,大多数人会对来自所爱的人的这类:坦率的谈话,欣然接受并做出回应。我所讲的“坦率的谈话”指的是,一个人明确地说出自己的情感和心事,而且不对对方加以指赀、挖苦或者嘲笑。坦率的谈话之所以行之有效,主要是因为它可以令听者不存戒心。
  
  坦率的谈话看起来十分简单,而且效果明显。为什么通常人们不会这样去做 呢?主要原因在于它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简单。成长在一个竞争的社会中,我们大多数人已经学会了让自己刀枪不入以保护自身。因而当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已经学会不把它们表现出来。而且,我们已经学会要么避开那些伤害我们的人,要么对他(她)大加恼火、指责或者嘲笑。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样做要么遭到抵制,要 会导致反唇相讥,从而使得争吵升级。
  
  总之,来自我们这个社会的一般教训是,绝不能暴露出自己的脆弱之处。这一策略可能是有用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在多数情况下,它是不适宜的。而且可能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对某个不共戴天的敌人掩饰自己的脆弱之处,或许是明智的。但对一些喜爱你的朋友和关心你的人掩饰自己的脆弱之处,则几乎肯定是不明智的。因此,假如艾丽斯和菲尔知道了对方的不安全感,他们便有可能在行为上令对方感到更安全。由于他们都过分地吸取了“宁可攻击对方也要掩饰自己”的社会教训,他们便无意将自己置于冲突之中了。
  
  问题常常要比我们在本例中所描述的复杂得多。艾丽斯和菲尔似乎还知道一 些自己的心事和情感。他们之所以会陷人激烈的冲突之中,主要是因为他们在相互交流自身的不安全感以及伤害感方面存在着困难。但是,在许多情况下,人们并不淸楚自己的需要、愿望和情感。相反可能存在着某种模糊的不舒服或不愉快的情感,人们难以准确地加以描述。通常会出现错误的归因。也就是说菲尔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但他可能会将这种不舒服归因于艾丽斯的轻佻行为所带来的难堪,而不是他对自己因人到中年而产生的不安全感。因此,假如我们不了解自己的情感而且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我们便不能与他人进行交流。问题的关键在于敏感性。 我们能够学会对自己的情感更为敏感吗?我们能够学会对他人敏感,从而当人们将自己的脆弱之处暴露出来时,我们能够以关心和尊重态度来对待这些脆弱之处吗?(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于心理学家艾略特·阿伦森著的《社会性动物》)
    文章不错
    (9)
    90%
    还需努力
    (1)
    10%

    网友辣评

    你的大名

    导师微信公众号 武汉约会学 扫一扫抓紧关注

    晚上22点分享关于恋爱技巧、情商提高、男士外型建设等原创文章 (微信公众号:武汉约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