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VIP学员分享 > 正文

蜕变在武汉约会学的战场上

2014-12-08 19:37 来源:黑童话
  去年情人节前一天晚上。

  我算是哥哥的哥哥电话我,点点,明天情人节,今天有部队看电影。

  我,没时间,我这边一群妹子呢,我要招呼好。

  他其实是个天生好手,我们从小就认识,他比我大所以算是我哥哥了。

  “我靠,一群妹子,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妹子呢,不是一群吗”

  “刚刚送走,不是要去看电影吗,那么多妹子多不方便”

  “……”这是一顿对我的教育,告诉我,可以带妹子去看电影,这么晚了,还可以干点什么事,这是来自于天生好手,要是在战场上,应该是一名弓箭手的教育吧。

  顶着一个不适合我的帅气飞机头的我,穿着薄外套里面是印着动漫萌妹子的T恤和一条烂淘宝的卡其色细腿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旁边是我哥,他其实蛮像一个GAY的,GAY的打扮发型,对,在妹子面前他就是个GAY。

  在国贸门口,她来了,她是女二号。笑容很甜的那种,蛮可爱,要不是有女三号,我一定会追她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因为这次是使我成为一名战士的原因。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第二次她请我吃过了饭,看了个电影,顺便教我了一下怎么屌凯子,她的闺蜜叫来了一个传说中的高富帅,给我们买了爆米花还有可乐,然后再拒绝了他。

  电影院,一群我哥哥的朋友已经买好了票,其中有一个传说中我们这个小城市第一的天生好手大神也在,这里就叫哥哥朋友吧。

  “这是我弟弟,然后这是她女朋友”

  “不是,只是朋友”我蛮急的抢答到。

  “不是女朋友”女二号也接了句,那时我都听的出不满。

  我很紧张,因为这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误会了,每一次我们都说不是的,我怕她生气了。

  跑吧,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我去买票”妹子在玩手机,我看了一眼她没看见我,也没跟上来。

  半个小时了,我心情蛮愉快的过来了,因为刚刚排队的时候有两个个7分和8分的姐妹花大姐姐和我聊天聊的蛮嗨呢。

  但是,我哥哥和其他朋友在休息区,但是,我哥哥的那个朋友怎么和女二好像站的有点近,聊的有点开心哦。

  一股无法名状的感觉,我走了过去。

  “hi,票买好了”

  “啊,哦”

  “你是为为的弟弟吧”“是啊”

  “还有这么久电影开始要不我们去逛逛吧”说给我们两个,但是是对着女三说的。

  “恩,好啊”

  我跟着她们走了一会我发现我好像是多余的,女三突然变得好陌生,呵呵毕竟我们的确也没认识多久吧,我默默的离开了,去找别人聊天。

  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失败者的感觉吧,大概。

  西游降魔其实蛮不错的,至少看的时候让我蛮开心的。

    所以,我拉着我的僚机shit cooking一夜没睡,为什么叫shit cooking,因为他最近沉迷于绝命毒师。



  蜕变开始:今天的情人节。

  昨天的失败已经被我埋藏了,因为我是个屌丝,更重要的是,我即将要和一个我和我的僚机觉得和我有搞头我又喜欢的妹子表白了。

  潘多拉COS舞会情人节场,我是工作人员,我和大量的妹子接触,我的主场,我有自信,所以我顺然是屌丝,但是我当时一点都不缺妹子。

  她是女三,和女二一样也是COS舞会认识的,我是宣传,报名人员。

  她不漂亮,一般般,6.5分,很平常,就是因为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等公交的时候吸引了我,毕竟我是个屌丝。

  “我…那啥…你猜我对你什么感觉”

  “什么什么感觉?”

  …屌丝不敢表白纠结的情景大概持续了两分钟。

  女三“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其实你是个好人,我不适合你,你可以找的更好的”

  两天三夜没睡。。。我拉着我的僚机shit cooking一起。

  钱用完了,下起了小雨。

  虽然我不喜欢女二,但是我受到的打击特别打,以至于女三拒绝的痛苦都被掩盖了,亢奋睡不着。

  终于回到了家,回到了属于我童年的小县城,在床上,无法入睡,愤怒,屈辱,失落,可怜,心碎的感觉,不良的情绪,不利的感觉刺激着我,但是我和平静,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了,看东西分不清前后了,但是我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坏男孩学院,我看见了一条属于我的路。

  第二天下午,雨过天晴。

  我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我的手机,我发现这不是梦,PUA我来了。

  两个月了,我很年轻,我很急,我给我哥说出过大话,说给我一个星期超过你们。可是,这两个月我没有成长,有的只有失去,我脱了宅,我发现动画满足不了我了,我离开了游戏,和朋友的联系都少了,没有一起逃课,没有上课睡觉。

  每天只是看帖子,看书,YY,翻翻QQ附近的人聊聊天,买一些不好看的衣服。

  数学课,并不怎么美好的时间,我遇见了最美好的人。

  她是女主角,这里就叫猫子吧,这是我给她取的。

  当然是QQ列表里的好友,偶然翻到,之前舞会上搭讪认识的。

  她是个萝莉,很萌的那种,很矮才154,当时她和她的闺蜜在一起,她们穿着女仆装,她们是全场最高分。

  她闺蜜也蛮漂亮的,我当时收号后,还给朋友吹过牛,简直是两个极品,一个萝莉,一个御姐,完美。

  不过只是那种单纯的欣赏,这两个月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真真正正的去把个妹,反而没有像屌丝一样,去欣赏美女,去想得到美女,整天只是沉迷于理论,其实这门艺术真的是那种天生社交缺陷的人的救命稻草,这点可能是那些天生好手怎么也不能理解的吧。

  那天我忘了仇恨,我们聊了很多,对我依旧再用理论再聊天,但是仍然很开心,突然有点喜欢上她了。

  又过了几天,我逃课去找她,我还带着我徒弟,我穿着不合身的花衬衫,依旧的飞机头。

  不过那天不怎么愉快,我发现她是那种玩的女孩,旁边都是那种小混混,虽然那时我也是那种人,但是我还是很讨厌,可能是因为是敌人关系吧。

  三个月了,我一直再把她,中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蛮多矛盾,蛮多差点打架,我只是越来越喜欢她,有几处我都以为差点把到,可是到头来,我只是又被捅了一刀罢了。

  终于要脱离这一切了,我要离开了,去武汉,可以远离她,然后可能要见到的武汉约会学的把妹达人,可以去把跟多的妹,可以再也不到一个妹身上纠缠了。

  我是个美术生,我在武汉学画画,我现在已经到大武汉三天了,我们画室才几个人,明天是星期一,要放一天假,然后刚好那个我期待好久的妹子要过来。

  黑长直萝莉,还有颗小虎牙,看上去蛮清冷的那种。

  其实这里我准备叫她女四的,然后用很长的篇幅写一个亮爆的故事,但是突然觉得心好累。

  这个女的仅仅用一天的时间,让我晚上喝了一堆酒,已经让不抽烟的我抽了两包烟,然后我醉了特别二的发了个说说,说我是从荆棘里面走出来的复仇者,让朋友们都去点了个赞。那时我明白了,这不仅仅是游戏,可能还是个战场,对手是男人。

  其实是件小事,不是妹子的错,我吸引了,最后心态太差,又没拿到AM而已,毕竟他们不是我的僚机,只是一群看到妹子就凑上去的屌丝罢了。

  我仍然没有搭讪的想法,当时是我这样想的,我觉得自信够了心态好了,到时候自然可以搭讪,不用刻意去。

  所以我用两个月的时间,把画室分还不错的妹子全部偷偷把了一遍,全部停留在C1的暧昧阶段,毕竟我不会KINO,我不敢。

  其中一个还灌酒带进了房间,但还是失败了,特别逗的是,当时是双人间,我的僚机兼天生好手的哥哥,在另一张床上。

  把完画室的妹之后,我想归宅了,因为特别空虚,特别怀念以前屌丝宅男看动漫的时光,但是仇还每一报,所以我要用别的来记录报仇这件事,与是为了证明我的决心,我就模仿我的偶像贝爷,生吃了一条鱼,一条鲫鱼,吃了十几口,我就吐的不行了。

  自从离开猫子之后,我也很少看学院了,偶尔翻翻,那天偶然间我看到了一个帖子,好像是什么速T武纺9分女神这个名字,我一看是武汉的就点进去看了。

  突然发现武汉有PUA我特别惊喜,于是我赶快加群,刚好赶上了这个月的活动,11月21号夜店活动妖后酒吧。

  当时我还没去过嗨吧,对武汉也不熟,于是拉着天生好手的哥哥一起去。

  终于到了那天,刚好是星期一我放假,天气蛮好,我和我哥哥白天一起去另一个画室找了下我的女神,短发,9.5分。是我在武汉的心灵寄托,我这是把她一直捧得高高的,仰望而已,一个星期见一次,一次5分钟,我送一杯奶茶,问候一下就走。

  晚上,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顶着小雨,去到了我哥哥的寝室,然后。

  他说,“好累,还下雨,我还有点晕车,不去了吧,没用,要去酒吧玩到时候我叫其他朋友和你一起”

  对呀,于是我一个人鼓起勇气,克服对未知的不安,克服我还不是蛮记得洛克长什么样子怕不会打招呼,克服百度了也不记得Change怎么发音的尴尬,克服不认识路等等的许多不安因素,然后我提前一个小时去了,熟悉了下周围的环境,酒店,可以转场约会的地方,以及回忆了一下酒吧GAME的流程,然后在妖后旁边的理发店洗了个飞机头,光荣的迟到了十分钟。

  然后我联系官方顾问哥,顾问哥叫我联系change导师,我纠结了5分钟要不要打电话,终于我发了个短信过去。

  “我在品门口等你,就在隔壁”change的回信。

  然后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我的,反正我一看简直帅爆了的就是change了,这是我见的第一个PUA,看上去十分有亲和力的样子。

  然后又见到了洛克,蛮有型的,站着那里就有AM的气场

  当晚,在change大神的帮助下,我搭了人生中第一个处女搭,真正意义上的搭讪。

  直开,简单但是有效。

  当时我是非常不敢的,旁边的大神小神们都搭了,我仍旧像一个AFC一样,以后吧下次吧,之后搭。

  Change非常鼓励的眼光,别怕,要不这样上去打个招呼就回来,嗨一下就好了,说个开场白,说了就走。

  拍了一下妹子的肩膀“嗨,我觉得你蛮有意思”转身果断要跑。

  “别走,那里有意思”妹子微笑的把我拉了回来。

  然后我瞬间信心爆棚了,整个人顺势贴着妹子,玩着她的头发,面带微笑,聊聊大概两分钟,收了个号,非常兴奋的离开了。

  之后妹子给我发短信,说要过来找我。

  她在妖后,我在隔壁的品。

  她还带了个妹子。

  护送我还做的不错,但是一回到卡座我就愣了下,已经被妹子坐满了,由于第一次拉妹,完全不知道干什么,蛮自然的发了下呆。

  一瞬间,就一瞬间。

  洛克给我和妹子一人到了杯酒:介绍了一下,喝了杯,然后帮我们腾了个位置。

  我当时简直,感动死了,这尼玛中华好僚机呀,失态了,咳咳。

  之后的四个月,在武汉每一次武汉约会学的活动我都参加了,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报名成为线下学员,但是我还是收获蛮大,不光是技术上的成长,还认识了一批好僚机,他们对我的帮助是十分大了,这充分的说明了有好僚机组的重要性。

  我和我那个天生好手的哥哥配合的就不太好,我们吵了最少也有50次架了,可能是流派的不同吧,操作方式的不同。

  八个月转瞬即逝,最后一个星期,刚好赶上了一次夜店活动,那天非常不舍,比起把妹我更多的还是和朋友们聊聊天。

  最后洛克、change他们走后,还有大概四个人,关系蛮好被我一直在拉着玩。

  我们加入了隔壁酒吧的一个组合,是之前我在酒吧玩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不熟,她们和我画室的朋友熟一些,屌丝就是那种看见妹子就凑上去的。

  那天,我第一次敢KINO了,当着那个妹子T男朋友的面,把那个妹子打压我的妹子强行抱了一下,我第一次像个AFC一样的在酒吧一直缠着一个比我还帅几倍的T,我说你是我女神,应该叫T神吧,我要把你。

  当晚我们没睡,又是情人节,没有房。我们四个开了一个破到爆的不知道是什么房的房,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的地方,一张床,一个电视,一台不让开的空调,一个我没进去的卫生间。

  我们没睡,聊了一夜,第二天被亢奋的我拉着去澡堂跑了个澡然后去搭讪,从武音一直搭到户部巷,一天的时间,没搭几次,可能成功了一两次吧不记得了,下午6点左右还三个人,我们在群光,我突然焦虑了,不知道是困还是什么原因,他们都走了,我在群光站到8点来来回回一个都不敢搭。我又去了光谷,一直到10点半人已经变少好多了,我仍然焦虑,就是那种不明白原因的焦虑。我已经要放弃了,准备去打车,然后搭了一个三人组,失败了,瞬间没有焦虑了,当时是11点多吧,然后在一个比较黑的地方我搭了一个萝莉,我喜欢的型,然后成功收号,回家睡觉舒服极了。

  离开武汉了,高考前最后三个月,我在外面补习文化课,第一天我把班里的妹,第二天我在想酒吧、僚机、搭讪,第三天,我发现我搭讪技能点又丢失了,打了一场枪还没有回复。

  一个星期,我学不下去了,爆发了,回了家休息了两天。

  我提出去学校上课,于是我非常激动的回到了久违的学校,默默说道校花我来了。

  之后是十分效率低下的情结,物是人非,校花也已不在,圈子也破败不堪,我就堕落到了天天泡网吧的生活,等待着高考结束。

  无爱,无聊,颓废的生活模式,PUA又一次被我抛弃,我发现动漫也无聊了,最喜欢的薯片也变了味。

  高考前5月19号我去了武汉,主要是去买电脑的,顺便约了一个妹,只准备5月20号约个会的,之前我虽然天天想T妹,但是每一次都主要是由于不敢而失败了,几个月没把妹我只想好好的约个会,5月20号,我和我哥哥一起被放了鸽子,有点愤怒但没有伤心,认识到了伪IOI的杀伤力,以后非常注意了。

  高考后我又去了一次武汉,和几个刚刚认识不超过七小时的朋友一起,和一个屌丝抢了妹,打败了她,没有快感,晚上酒吧我哥哥又一次喝醉了,我搭讪仍然不敢,我愤怒了,在卡座上坐了一个小时,一言不发,可能想了许多,可能什么都没想,然后我变得十分平静,十分。

  我起身搭讪,失败,搭讪,失败,面无表情,突然发现好无趣。也就那样,然后第二天我还是很平静的状态,街搭,失败,街搭,失败,街搭,失败,街搭,失败无数次,虽然失败,但完全不像以前了,失败十几次就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我没任何反应,心理很亢奋,但是依旧表情漠然。

  又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七月一号,一个屌丝型的天生好手朋友过18岁生日,就是那种看见妹子除了超级肥的以外不管分数都把的那种,和屌丝差不多了,不过是个天生好手,他喜欢的是T小妹妹,灌酒和骗的套路,我不喜欢,有点讨厌,我对天生好手的讨厌可能也是源于这里。

  中午我们准备随便喝一点然后下午去唱歌之后再吃饭,当时我们对面是一个西餐厅,然后我们就翻越护栏,然后我的裤子的那个档就破了。

  然后在咖啡厅我突然看见猫子,发的说说,知道她终于和我同一时间,在同一城市了,对呀她也暑假了,我们一年间有联系但不多。

  我说,我在**和朋友吃饭,过了吧,不过我裤裆破了,蛮不好意思的。

  猫子,这么久没见,我怕会尴尬。

  五分钟后我见到了猫子,漂亮了,34A也变的大了点,更完美了,虽然我喜欢34A。

  我只是想叙叙旧,没想把,我早已放下了,然后她又一次把到了我。

  在KTV她轻了我的脸,之后又夺走了我的初吻,然后她喝醉了,把我的胳膊抓伤了,流了血,我看上去很冷淡,我告诉她快点醒酒,我讨厌醉酒的妹子,但是内心波动十分强烈。

  我控制自己不去喜欢她。

  然后我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后我的那个朋友给我说,你搞不定这个妹的,你玩不起。

  “怎么玩不起?”

  “你和她KISS了没有的”

  “刚刚”

  “刚刚我也和她KISS了的还是舌吻,她靠过来,倒在我的肩膀上,没办法我控制不住”

  “没事,不怪你”

  “抱歉”

  “等下别动她”

  于是猫子靠着我的肩膀,一下午,叙了下酒。

  下午吃饭,寿星和一群其他的朋友灌我,猫子已经我们共同的一个妹子朋友帮我挡酒,我被感动了,然后喝醉了,我无数次的骂我的天生好手哥哥,别喝醉。

  那天我懂得了洛克告诉我的一句话,酒吧PUA不过三杯酒,第一杯开始碰杯喝,第二部陪妹子喝,第三杯结束时喝,多的酒是留给妹子的,要是一个PUA凭借着酒精去GAME的话,那他就不是PUA。

  之后我就完全不喜欢酒了。

  三天后,第二次见面,电影院,我和猫子我哥哥和她姐姐。

  分手大师,我告诉猫子,这是我第二次看了,我哥哥也是。

  期间,我和猫子聊天,她说,我奶奶也有个假牙,每次看见她,拿下了洗感觉好恶心。

  “那80年后,你自己怎么办呢”我随口说说。

  “那你帮我带”猫子声音有点小,有点快。

  我蛮感动的,但是我很害怕,怕这是假性IOI,所以我没有给回应。

  之后猫子教了我一个KISS的惯例,突然安静了一下,猫子有点动情的感觉,说了一句,哎,我给你说点事。

  我刚刚转头过去,我哥哥一下把我拉到另一边,“********”(不记得了,可能是他给我看他和女朋友的聊天记录吧)

  然后聊完,我又转过去,什么事?(我依旧单纯)

  然后我的第一次舌吻,贡献了,我没有失去理智,还记得推开她的理论,但是后面暗示性的话没有说,只是推开而已,用眼睛说的。

  到了这一步,我依旧感觉是假性IOI,个人感觉她是个很厉害的女PUA,可能是之前我被伤的太重了吧。

  两天后,第三次约会依旧是电影院,不过只有我们两人,我准备用change的惯例直接带去宾馆的,但是我又不敢,然后吃了个饭,依旧是电影院,变形金刚,然后舌吻呀什么的,又十分好人的把她送上了的士,这里真的没办法,她晚上十点要回家,毕竟我们还是未成年。

  又是两天后我在我的小县城,大概理她有1个小时的路程,我想长期她,于是想让她有点投资,随口就直接约我家了,然后竟然成功了。

  约会学第一次TD,贡献。

 

  不过这对我来说只是开始,我很喜欢她,但是这一年半的约会学经历,让我感觉这是个战场,非常危险的战场,敌人其实也不是男人,应该还是女人吧,毕竟坏女孩比坏男孩更是多的多了,我还年青,所以很热血,喜欢战斗。

    武汉约会学后记:虽然上述哥们并不是我们的学员,但是能在背后对我们一直默默的支持,我们当然也非常开心,能得到肯定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还是几千字。祝福这个哥们早日事业爱情双丰收,当然,抱着TD的心态去学习也是不好的,离开了圈子的重要性也特别明显。

    文章不错
    (9)
    90%
    还需努力
    (1)
    10%

    网友辣评

    你的大名

    导师微信公众号 武汉约会学 扫一扫抓紧关注

    晚上22点分享关于恋爱技巧、情商提高、男士外型建设等原创文章 (微信公众号:武汉约会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