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相亲 > 正文

相亲这条道,没那么简单

2015-01-04 20:02 来源:网友投稿
  因为盆友正在被七大姑八大姨相亲,故写下我的苦逼相亲史供其参考。这篇文章如用心钩魂翠的手工一样100%原创。
  
  从现在看,我是个结果导向的人。小时候看到我爸我妈整天打架,就对婚姻有抵触;看到我妈不让我爸吸烟,我就讨厌吸烟的男生。其实,我一直挺排斥跟男生近距离单独接触,一是潜意识里是个乖宝宝,二是我觉得到结婚的年纪随便找个人嫁了就得了,反正永远都是这样那样的毛病。那时的我在上学,我热衷于外面精彩的世界,我一直希望去体验一下深圳那灰常快的节奏。后来种种原因,我在实习那一年不得不留在了我一直生活的地方。
  
  在我大中华,尤其是三四线城市,每个人的成长基本都是那一种模式,想出现多元化的思想,基本都得有强大的内心,扎实的理论和三寸不烂之舌。那种大流的模式就是:该上学的上学,不上学就结婚,然后就是各种夫妻问题,婆媳问题,姑嫂问题,每天谈论的话题除了这些就是柴米油盐酱醋,不好意思,我把茶去掉了,我们这里有很多人还是不喝茶的。
  
  毕业之后我回到了我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工作还没开始找,二母就给我找相亲对象了,她跟我说没事儿,就见见,不合适咱再找。我信了。
  
  我平常对穿的没要求,家人特别交代要去买一件衣服。我去买了一件挺时尚的,最起码比之前的要时尚的一套衣服。然后我就去相亲了,心态特别简单,只当认识个朋友,之后的路慢慢来,合适不合适再说。苦逼的生活从此揭开华丽的篇章。
  
  因为刚从学校里出来,是真真单纯啊,我跟相亲对象聊天就跟学校里跟男童鞋聊天是一样的。二母让我们在她家的一个房间单独聊天,他妈妈跟我二母在客厅聊天。我刚从学校出来,再说在哪儿都自来熟的我肿么会不说话,再加上本身女生的嗓门听着就是比男生的尖。我是赶脚聊得还行,人嘛,不都是那样。后来,那男孩跟他妈妈离开了,然后我二母就跟我聊说她说你能说,将来说不定她孩儿有吃亏的时候,虽然我二母是笑着说的,但咱就是再笨,好赖话能听不出来。我当时就心里有意见了,包括现在,我在回忆着这些事情,都想冒火。因为是二母介绍,就是有意见,我肯定会保留在心底。(ps:顺便插一句我最讨厌那种他保留意见还把这四个字说出来的,要不你就不说,要不你就说,你放心,我会求同存异的)。
  
  二母问我啥感受,我说,还行。除了保留意见,我还深深的体会到在介绍对象时中间人的水分,基本刨除三分之一才是相亲对象本人。
  
  第二天,我二母就问我他联系你了某,我说某,她说要不你主动联系联系,咱家条件又不是多好。要是搁上学那会儿,我肯定会啊,以我这么豁达的性格,这么单纯的想法,可是那时我木有那么做,因为我关注了一个叫陆琪的人。我知道我长得木有那么的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可是,什么事情什么时候该主动该被动我还是能掌握得了分寸的。再说,凭什么我家条件差,就得主动联系他,他又高贵到哪里去了。我是还有一个小妹和一个小弟,可是关他P事!想清静,想木压力,自己过去啊!到哪儿都有牵挂,出门跟俩小保镖的待遇这辈子有些人也享受不到吧?!
  
  以上所有意见我依然保留在心底。不一会儿我老姑打电话过来问我,我就跟她说,我二母让我主动跟他联系,我说这样不合适吧,第一个电话是不是无论如何不能我来打,之后就无所谓了,我又不是木有电话费。她说,就是,我再跟你二母说说。我欣喜一些,终于有个长辈懂我了。
  
  以为第一次相亲结束了吗?你错了!二母又跟男方沟通,然后他就给我打了电话,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情况,只记得二母说人家每次给你打电话你不是说忙就是爱答不理的。我真记不清了,但是我工作时就是一种严肃的状态,完全不见生活中我那时而疯癫,时而鸡血,时而二货,时而卖萌的状态。
  
  其实,当时,我就基本上断定我们没戏,连盆友都做不成,聊天不会在QQ上聊,我忙里偷闲聊会儿多好,非得要让我放弃工作,我就想说,这合适吗?盆友也是靠联系来维护感情的,那童鞋感情好,都不带说话的,我想着不合适就算了,也木有啥不是。谁知,我父母又来了一通苦口婆心劝说的电话,其实,自始至终我都木有说过一句我们不行,我说我们根本木有聊得机会,肿么聊得来。很简单的一句话,到二母那儿,到我爸那儿就变成不愿意了。所以每逢听到他们苦口婆心的劝我,我就很委屈,其实,我真木有做什么,我还是灰常听老人言的。我二母刚开始还问我联系的咋样了,我说木有,她说要不你们去吃顿饭吧,可以好好聊聊。我说中啊。不到2分钟,那男童鞋打来电话说,咱去吃饭吧。瞬间恶心,心想你都到这个地步了,打个电话都不会,还得拿上级来压我,你是无能还是太聪明啊?!心情灰常不爽,但是长辈刚打完预防针,回头此事还得有交待,吃一顿饭又能咋地?!
  
  我记得吃的是火锅,我喜欢吃青菜,就点了很多,什么茼蒿,生菜,油麦什么的。然后吃着就聊天,人家先聊他想去跑保险,我说挺好的啊,但是跑保险难啊。他说我去咨询过了,我趁上班间隙可以出来拉。因为我干过一段时间销售,知道一些,但不能打消人家的积极性不是,所以我说还行,反正有点儿难,你就慢慢来。然后就瞎聊,后来就聊到其实人生需要保险,就像这些菜里都有残留农药,时间长了,对生命肯定有影响,所以就得买保险。我说也是啊,但心理OS:这哥们是肿么了,我正在吃这些青菜,而且都上升到生命的话题了。幸好我内心强大,不动声色的吃完了那顿饭。
  
  后来此相亲对象就不了了之。那时我还一直单纯的以为,不合适再遇。接下来又见了几个,均不了了之,我一直觉得没必要巴着谁,不合适拉倒。到那时为止,我对相亲是木有情绪的,我知道我自己比较宅,也算是一种认识盆友的途径吧。
  
  但,人都是要接地气的,我还木有二货到傻逼的地步。那次,我二母的老公生病了,我去医院看他,然后碰见我嫂子(二母儿媳妇),她很热心的问我,对象找的咋样了,我说还某呢。她又说我听恁二母说,很挑哩,咱条件又不是多好,家里负担那么重,找个差不多的就中了。不好意思,我击中我的痛点了,我咋就很挑了?!见的相亲对象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还有那说好的不合适再遇呢?!从此我就抵触了,再说有介绍对象,我说我忙,忙的很。然后我爸就来跟我聊,我跟我爸聊天就不会经过加工,考虑亲人的各种情绪了。我跟我老爸说,我才见几个啊,就说我很挑哩,我说某意思,我不见了还不行吗?!肿么做都不对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做。我的话肯定被我爸传给我二母了,然后我爸就再劝我说,就再见见吧,你管她肿么说呢。我心想既然我爸都支持我了,那我就不用过多考虑其他人的意见了,于是我就去见了那个本来执意不去见的。
  
  还是之前对待相亲的态度,但少了份过多考虑其他亲戚说法的心。
  
  相亲都是讲究客观条件上的门当户对。男方有房子有工作某,女方有工作某。男方身高如何,女方长相如何身材如何。父母有木有几个,兄弟姐妹有几个等等,幸好现实生活中人们还是比较保守,不会问是不是处男,是不是处女。
  
  相亲木有一次是成功的,家里人归结原因说是咱家条件不好,我在不服劲儿的同时也有些小迷茫,然后就跟我对面的老师聊起了这事儿,她说其实相亲吧,你相不中,肯定要说个理由,可多理由都是瞎编乱造的,她说她侄女愣是被相亲对象说是迟到,而且脾气耍横。看到了吧,相亲这件事,木那么简单!
  
  因为家里的种种事情和我自己的工作,还有零零散散的相亲,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家人看着我永远以工作为中心的状态,实在着急,然后又跟第一个相亲对象他妈联系上了,说起这事儿,两长辈一拍板说要不再让他们见见吧,条件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成呢!于是又问我,要不让你爸回来看看,他要说差不多喽,你们就试着再聊聊?!我说中啊,我也明白家人的苦心,见见就见见吧,中不中再说。
  
  然后,我们就又见面了,我记得刚见面某多长时间就下起了小雨,男孩不做声,我们就在雨里淋。然后就在湛河边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我就一副很累的姿态,确实很累,各种各样的事情快把我撕裂了,然后人家说,你木有一年前能说了,那时候你一直都是在说的。当时我不止三条杠,大哥啊,一年前啥状态,刚从学校那个单纯的环境中粗来,啥都不考虑,而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小菜鸟级别,身上的压力TMD你给我扛啊?!说到为啥还某遇到合适的,他说约几次之后就某反应了,所以就不了了之了。我心说,亲,你算是进步多了,知道了约几次,一年前事事都是父母安排好才做的。聊了一会儿,就散了。回去以后,跟平常一样,该忙我家里事儿忙家里事儿,该忙工作忙工作。后来的事儿就是我很不愿去回忆的,但不得不提,毕竟我们生活在人群中嘛!
  
  他跟他说我不愿意,还冲他妈一顿发脾气说人家都不愿意,为啥还要见?!后来我知道了,我二母跟我说见见,跟人家说我同意了。我又不干了,肿么老干介种事儿呢!
  
  其实,我不挑,相亲了介么多次,根本木有挑过,而且我每个人都同样对待,希望慢慢接触了解,可每次总是让我有种拔苗助长的赶脚,明明什么都不了解呢,就想着赶紧结婚拉倒。后来,我跟我爸在电话里说,这又不是古代,要是真生活在那个年代,我肯定不会说啥的,可现在就赶脚跟处理货物似的,早处理出去早安心,可是,想过某,根本就木有深入接触,就要硬拼在一起,假如我同意了,能保证婚后问题不会出的更严重?!到时候这个事情谁负责?从那以后,家人跟我介绍对象真的就是介绍认识,至于有木有机会发展,他们都不再管了。
  
  木有想到,我写了这么多,自己都觉得有些啰嗦,可能后面木有那么的流畅,渐渐赶脚码字适合在夜里。基本意思已经表达,有关于相亲的任何问题,可以再交流,都是切身经历,印象无比深刻。推荐阅读相亲栏目更多文章。
    文章不错
    (3)
    75%
    还需努力
    (1)
    25%

    网友辣评

    你的大名

    导师微信公众号 武汉约会学 扫一扫抓紧关注

    晚上22点分享关于恋爱技巧、情商提高、男士外型建设等原创文章 (微信公众号:武汉约会学)